內容詳情

上香

時間:2019-07-13 20:49:35  作者:  來源  查看:0
曹樂甜

“瞧瞧那福妹兒又沒來!”
李嫂那心里頭是幾萬個不舒暢,想想那福妹現在指不定在哪享福呢!“她倒是安逸,準是不曉得到哪去啃她那亮閃閃的大面餅去了,哪還會記著我們這些下作人喲!”她這么一想,嘿!一溜腿,走了!
今天本來李嫂約了福妹兒一同去拜拜那早早冤死的老爹,可那福妹兒呢?哼!福妹兒呢!那個沒點良心的壞家伙!她好像忘了自己爹怎么過的世,仗著自己長得嬌俏模樣,竟嫁給了趙相府的趙富貴做了趙家二太太!真是糟心。她這么又一想,嘿!一跺腳,回去找福妹兒了!
“我今天非要把那福妹兒拉出來去給咱爹上柱香!真不信這世上有這么不知廉恥的女人!”李嫂走得驕傲,仿佛世上一切都敵不上她那心中昂揚的正氣,她現在急于去做一回皇帝,跑去相府說教。
李嫂走得飛快,別人看得奇怪。那路邊賣咸魚的王大姐就怔怔地望著她。
“走那般快干啥子喲李嫂兒?有啥事兒不,沒事要不來點咸魚干干,好香的哩!”
“不,不!不要!有事有事,我要去打大魚,不要你這咸魚!”
“啥子喲,你要去哪誒?”
“去趙相府,趙府!”
“趙相府啊,嘿,今天他們收到個批文,說是上頭發現他要了百姓幾萬兩銀子,八成是要被革官哩,嘿,真是好笑,瞧瞧他們平日里是怎么對人的呵,誒?你別走那么快,誒?你別……”

“滾!出去!出去!這瘋婆娘,我們這趙府可不是讓你這般人物在這大聲嚷嚷、說盡胡話的地兒!”李嫂被拖了出來,扔在門檻邊,濺起一朵鮮紅的玫瑰。
看門的張老頭瞧見了,嘖一聲,跑去報告趙富貴。
“嘿,真是的,把她踢遠點,別讓她死在這門口了,怎么什么事都堆到今天這日子,晦氣!”趙富貴說。
福妹兒站在一邊,抿著嘴,臉色煞白,一身不吭。
李嫂很生氣,還有些難受,她可真想給趙家人一人敲個大紅包,但她手上麻麻的,頭還有點暈乎乎,她好像見著了吐著舌頭的無常,她動不了!霸炷鯁选彼@么想著,想起了她們的老爹,她的老爹也是這么過的世,也是在這個門檻上,“可憐喲……”
李嫂兩眼發黑,可她盯著門上的鎖,眼睛舍不得閉上,她不理解,她還想著趙府多么漂亮,怎么里面的人這么壞呢,終于她聽到門鎖有些動靜,里面出來一些人,她想罵,可嘴巴喉嚨熱辣辣的,就是不出聲,她有些口渴,于是她張著嘴,拼命吐著氣,慢慢地累了,嘴巴閉上了,一動不動的躺著了。
“這人怕是撐不住嘍,哎,真是……”
“這人聽說還是咱們二太太的大姐呢,怎么落得這般下場,老爺這都下得去手,那咱們以后得小心點!
“哪還有什么以后喲,這不是被上頭那啥了嗎?”
“噓,噓,少說話,趕緊搬完趕緊走!
趙家出來搬李嫂的下人搖搖頭,嘆口氣,把李嫂扔到門邊草叢里。

“那咋還趴著個人呢?”王大姐剛買完咸魚回來,經過趙府,看到了地上趴著個人。她忙沖過去,可到了跟前,又猶豫了,“我滴個親娘誒,這是李嫂呀,哎喲哎喲,這怎么辦呀!”王大姐急的就像那熱鍋上的螞蟻,“我教過她別來的,她怎么就走這么著急呢,哎喲喲這可怎么是好?” 王大姐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下來了,她望了望趙家大門,沒敢敲響。
趙家小張聽見外頭有人哭,打開大門,哐鐺一聲,把王大姐嚇到一震,連忙起身,瞧見不是趙富貴,又把頭低了下去,正要走,又聽見小趙小賊一般的聲音:
“嘿,你,就是你,頭抬起來,小聲點小聲點別吵吵,沒叫你回應,趙老爺今天心情非常不好,別怪我沒提醒你,我勸你別多管閑事,要么趕緊把人拖走,不然有你好果子吃!”說罷,只聽見又哐鐺一聲,門被關上了。
王大姐又是一驚,眼淚又涌出來了,“這怎么辦喲……”
還能怎么辦?王大姐終究還是把李嫂拖到旁邊的山包包上,叫兒子挖個坑,然后填了。
臨走時,上了一柱香。
“造孽喲……”

幾天后,王大姐發現趙家來了一些軍官,趙富貴被帶走了,說是上頭查實,確實是貪污了百姓幾萬銀兩,哐鐺一聲,進了牢房。

當天下午,福妹兒去了李嫂墳前,抿著嘴,臉色煞白,一聲不吭。
上了柱香。
福妹兒又去了爹墳前,又是抿著嘴,眼里閃著淚,依舊臉色煞白,一聲不吭。
上了兩柱香。
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橋村的明仔
猜您感興趣
相關作文
最熱作文
關于本站 - 網站地圖 - 版權聲明 - 聯系站長
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,請聯系QQ769913200
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
任选9场开奖